凯路化工 > 走进凯路 >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是及时而且必要的。过去1-2年我国金融风险日益显性化,呈现的是从高风险环节向低风险环节传递风险的态势,从表面风险最高的p2p到低等级的信用债,再到高等级信用债直至利率债甚至国债。但是,表面意义上的低风险环节比如金融债、国债市场及其相关的银行间市场与银行部门才是本质上的系统性风险环节。

目前,国内存在着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体系、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内外风险共振等风险环节,甚至可能存在潜在的系统性风险,这些领域都值得重点防范。并且,风险的处置需要有差异化的视野。2016年以来的信用债违约、国债期货下跌以及银行间市场拆借利率及其结构变化等已隐约显示出金融风险的传染已经渗入到具有系统性重要性的金融市场和金融部门。从监管层面,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重要位置是极其必要的。

房地产部门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风险领域。房地产部门是去库存的重点方向,在房地产去库存过程中,主要采取刺激需求的方式来进行。在房地产部门去库存政策实施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积极性高,政策方向高度一致。中央和地方政策的刺激下,房地产部门需求较快回升,房地产部门库存持续下降,去库存取得了积极进展。

房地产去库存取得成效的同时引发了副作用,即房地产市场价格暴涨及其风险问题。2016年10月,百城2%,2%且均价已超4万元每平米。这带来四个重大风险:一是宏观经济进一步房地产化,经济由实入虚。2016年7月扣除居民住房按揭贷款,对实体经济新增人民币贷款为负数。二是房地产部门风险加速累积,形成了高价格、高库存、高杠杆、高度金融化和高度关联性等“五高”风险特征。三是房地产部门成为一个系统性风险潜在引爆点。由于高度金融化和高度关联性,可能导致金融机构资产质量恶化、引发地方财政扭曲甚至系统性金融风险。最后是政策调控弱化了政府公信力。居民看到房地产政策频繁变更同时“房价越调控越上涨”,对政策满意度和政府公信力大大降低。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住房的必需品属性,要求加快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这对于稳定房地产市场、缓释其中的金融风险是重要的政策保障。不过,在政策的实践中需要注重结构性和差异性,比如在房地产领域,一线城市是典型的供不应求、供给不足的问题,限购政策是暂时限制需求之举而非积极扩大供给之策;三四线城市是典型的供给过剩问题,库存去化压力仍然明显。对于一线城市,大量增加土地供应还是缓释供求扭曲的基本之策。

影子银行部门是另一个具有潜在系统性风险的领域。从经验看,以美国次级债、信用违约掉期、信用担保凭证及其衍生品为代表的复杂金融产品创新及影子银行体系的形成,深刻改变了美国的金融结构,使得影子银行成为与商业银行等量齐观的“平行银行体系”并使得金融体系成为一个跨界融合的风险综合体。在监管不足的条件下,美国影子银行体系最后爆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

国内的影子银行体系可能比美国的影子银行体系更加复杂。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可能具有四个重要的特征:一是跨界性。跨界性的金融创新导致的金融风险实际上是扩大了金融体系的复杂性,在分业监管体系下,跨界性的综合经营将会弱化监管有效性,出现分业监管与跨界经营的制度性错配。二是关联性。我国的影子银行与银行部门紧密相连,影子银行更大程度上是“银行的影子”,这种关联性使得影子银行的风险极其容易传导至在我国金融体系内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银行部门。影子银行还与房地产、基础设施甚至地方政府融资等紧密相关。三是杠杆性。部分影子银行业务是在杠杆操作中发。

2019-03-261

联系方式

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关系13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关系垃圾能不能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要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形成以法治为基础、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的垃圾分类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类制度覆盖范围。

2019-03-2611:5